專利實施許可合同糾紛提審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理王興華、王振中、呂文富、梅明宇與黑龍江無線電一廠專利實施許可合同糾紛一案民事判決書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原再審被申請人)王興華,男,68歲,漢族,黑龍江省技術監督局退休干部,住哈爾濱市動力區沿墻街*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第三人,二審上訴人,原再審被申請人)王振中,男,66歲,漢族,原國營風華機器廠高級工程師,現退休,住哈爾濱市動力區風華小區*棟。

再審申請人(一審第三人,二審上訴人,原再審被申請人)呂文富,男,73歲,漢族,原國營風華機器廠高級工程師,現退休,住哈爾濱市南崗區第二方園里*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第三人)梅明宇,男,68歲,漢族,原國營風華機器廠高級工程師,現退休,住哈爾濱市動力區沿墻街*號。

委托代理人:王興華,男,68歲,漢族,黑龍江省技術監督局退休干部,住哈爾濱市動力區沿墻街*號。

再審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原再審申請人)黑龍江無線電一廠。廠址:黑龍江省阿城市勝利街。

法定代表人,李英杰,該廠廠長。

委托代理人,陳森林,北京市昆侖律師事務所律師。

再審申請人王興華、王振中、呂文富、梅明宇因專利實施許可合同糾紛一案,不服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02)黑高商再字第12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經審查認為,再審申請人的申請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款第(三)項、第(四)項再審立案條件,于2006年3月23日,以(2003)民三監字第8-1號民事裁定提審本案。本院依法組成由審判長王永昌、代理審判員夏君麗、代理審判員王艷芳參加的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書記員包碩擔任法庭記錄。再審申請人王興華、王振中、呂文富、梅明宇的委托代理人王興華、再審被申請人黑龍江無線電一廠(以下稱無線電一廠)委托代理人陳森林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查明: 1990年11月1日,王興華與無線電一廠簽訂專利實施許可合同一份,合同主要約定,“王興華將其所有的實用新型專利單人便攜式浴箱有償轉讓給無線電一廠使用(專利申請號為88202076.5,專利有效期為1988年3月19日至1996年3月19日),無線電一廠在全國范圍內獨家使用該專利并擁有銷售權;王興華提供該專利產品的全套圖紙和設計資料;合同有效期內,由于工藝或生產等其他方面的需要,雙方均可對專利進行技術改進設計,但不影響和改變專利的屬性,不影響本合同的執行;無線電一廠在合同生效之日再付給王興華1.2萬元入門費(已付1.3萬元);從1990年10月1日起至1991年10月1日止,無線電一廠按銷售額的2.5%付給王興華專利使用費;從1991年10月1日起至1996年3月19日止,無線電一廠按銷售額的2.6%付給王興華使用費;專利使用費按月結算,每月5日前結算并付清上月的使用費;無線電一廠不按時付給王興華使用費,按月計算付給王興華5%滯納金。”合同簽訂后,無線電一廠投入了生產。1991年3月20日,王興華與無線電一廠簽訂終止合同協議書,以該合同涉及的單人便攜式浴箱的結構形式在生產中無法實施為主要理由終止了合同。無線電一廠在1990年10月至1991年3月20日止,計銷售S-400A型機4846臺,銷售額為2460451元。根據動力區人民法院(96)動經初字第179號判決認定,無線電一廠已支出使用費170948.8元,入門費25128元。第三人王振中1991年10月兩次在無線電一廠借款7000元。無線電一廠代交個人所得稅43828.49元。另查明,王興華與王振中、呂文富、梅明宇三位第三人之間的專利權屬糾紛業經哈爾濱市中級人民(94)哈經初字第229號判決確認為,“單人便攜式浴箱”實用新型非職務發明專利權屬為王興華、王振中、呂文富共有,效益分配比例為王興華45%,王振中35%,呂文富15%,梅明宇5%,該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本案訴訟中,王興華對“終止合同協議書”提出異議,經一審法院委托公安部技術鑒定,結論為,除張世杰簽字外,王興華的簽字是王興華本人所寫。

原一審法院認為:王興華與無線電一廠簽訂的專利實施許可合同為有效合同,雙方在履行過程中,根據實際情況自愿簽訂的終止合同協議書亦不違反法律規定。經法院判決確認專利權為王興華及王振中、呂文富共有,無線電一廠應按約定給付王興華及王振中、呂文富、梅明宇相應的使用費,使用費給付應計算到終止合同協議書簽訂日期為止。此款無線電一廠已實際支付,王興華及王振中、呂文富、梅明宇應按法院判決確認的分配比例分享。關于終止合同協議簽訂后,無線電一廠生產、銷售的“單人便攜式浴箱”是否構成專利侵權問題,應由當事人另案主張。王興華及王振中、呂文富、梅明宇要求無線電一廠在終止協議簽訂后繼續給付使用費,無法律根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合同法》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一項、《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十二條之規定,判決駁回原告王興華以及第三人王振中、呂文富、梅明宇的訴訟請求并承擔相應的訴訟費。

一審判決后,王興華、王振中、呂文富三人不服,提出上訴。王興華上訴稱,沒有與無線電一廠簽訂終止合同書。王振中、呂文富上訴稱:即使王興華簽訂了終止合同協議書也應是無效。無線電一廠辯稱終止合同協議書有效。

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另查明:1、王興華、王振中、梅明宇與無線電一廠于1989年9月1日簽訂了專利技術轉讓合同,并于1989年10月14日向無線電一廠提交了全套圖紙和設計資料,無線電一廠按合同支付了1.3萬元入門費。后進行了調試和試生產。在此合同基礎上,根據無線電一廠的要求,王興華、王振中、梅明宇與無線電一廠重新簽訂排他性專利實施許可合同。王興華代表王振中、梅明宇在合同文本上簽字。2、無線電一廠從1990年10月至1996年3月對88202076.5號單人便攜式浴箱專利技術進行了改進,先后生產出S-400A型浴箱、S-400B型浴箱。其中S-400B型浴箱于1994年3月11日被中國專利局授予93211464.8號實用新型專利。無線電一廠在王興華專利有效期內共生產S-400 A、S-400 B浴箱291847臺,銷售270086臺。自1989年10月至1993年7月10日,無線電一廠已支出使用費177948.80元,入門費25128元,并代交個人所得稅43828.49元。1993年7月10日以后,無線電一廠停止支付專利使用費。

原二審法院認為, 1990年11月1日,王興華本人并代表王振中、梅明宇與無線電一廠簽訂的“排他性專利實施許可合同”,是雙方當事人真實表示,不違反法律規定,應認定為有效。但該合同中第十條、第十一條關于無線電一廠不按時支付使用費,則每月按5%計付滯納金和一方違約,應賠償對方經濟損失的5%的約定,沒有法律依據不應予以保護。該合同簽訂時,王興華系作為三人代表在合同文本上簽字,無線電一廠對此是明知的。1991年3月20日,王興華在沒有征得王振中、梅明宇同意和授權的情況下,以個人名義與無線電一廠簽訂“終止合同協議書”侵害了他人的合法權益,且“終止合同協議書”簽訂后,無線電一廠并沒有返還技術的全套設計圖紙和設計資料,仍然使用該專利技術進行生產,至1993年7月10日還在支付專利使用費,這些行為說明終止合同協議書并未實際履行。王興華等人發生權屬爭議后,經有關部門和法院確認專利權為王興華、王振中、呂文富共有。依照法律規定,1989年6月1日中國專利局授予該專利權之日,專利權即為王興華、王振中、呂文富共有。王興華擅自以個人名義與無線電一廠簽訂“終止合同協議書”應認定無效。原一審法院認定王興華與無線電一廠簽訂“終止合同協議書”有效不當,予糾正。無線電一廠應按照排他實施許可合同的約定向王興華、王振中、呂文富、梅明宇支付專利使用費。鑒于無線電一廠在實施專利過程中,對該技術進行了改進,浴箱的銷售價格由每臺495元上升到1000元左右,因此,專利使用費應以最初的每臺495元計算,無線電一廠自1990年11月1日至1996年3月19日共銷售浴箱270086臺,應支付使用費3464622.81元,扣除已支付177948.80元,代交稅金43828.49元,尚欠3242844.52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1、撤銷原一審判決;2、無線電一廠支付王興華、王振中、呂文富、梅明宇專利使用費3242844.52元。一、二審案件受理費、鑒定費46224.22元,由無線電一廠負擔。

無線電一廠不服終審判決,以王興華與其簽訂的專利實施許可合同和終止合同協議均合法有效,王振中等三人在上述合同中不是專利權的所有人;原二審判決把與王興華專利無關的技術成果S-400A型和無線電一廠具有專利權的S-400B型產品認定為應付費范圍嚴重失誤為由,向原二審法院申訴。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于1998年2月18日以(98)黑高告字第8號函駁回該廠申訴。1998年10月,無線電一廠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函轉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審查處理。

2002年3月20日,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以(2001)黑監經監字第81號民事裁定書,裁定另行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再審。

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另查明, 1、“終止合同協議書”是由王興華本人執筆起草簽名,時任無線電一廠法定代表人張世杰簽名并加蓋公章。此前,王興華、梅明宇已向國家專利局申請專利號為91204101.3的單人用電加熱桑納浴箱專利。王興華與無線電一廠簽訂“終止合同協議書”的目的是,用91204101.3的單人用電加熱桑納浴箱專利保護無線電一廠當時生產的S-400A型產品。2、原二審期間,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曾就無線電一廠生產的S-400A型產品技術方案和S一400B型專利產品技術是否落入王興華等88202076.5單人便攜式浴箱專利的保護范圍,委托國家科委知識產權事務中心進行技術鑒定。其鑒定結論為:“無線電一廠的北燕牌S-400A型單人便攜式浴箱產品的技術特征和桑納浴箱專利(專利號93211364.8)即S-400B型產品技術特征,沒有全面覆蓋單人便攜式浴箱專利(專利號:88202076.5)的全部必要技術特征,沒有落入該項專利的保護范圍”。

原再審認為,王興華作為專利號88202076.5當時唯一的專利權人與無線電一廠簽訂的專利實施許可合同,雖代表非專利權人王振中、梅明宇簽訂(不含呂文富),但該合同并未約定專利的處分權歸上述三個人共有,也未就有關專利實施許可的收益問題對王振中、梅明宇作出分配數額的約定。1991年3月20日王興華與無線電一廠簽訂“終止合同協議書”時,仍是專利證書上所記載的唯一專利權人。無線電一廠簽訂“終止合同協議書”是應專利權人王興華的請求簽訂,在此期間,王振中、呂文富、梅明宇等人對88202076.5專利權與王興華共有的權利并未依法得以確認,而且原告及第三人等亦未舉證據證明,無線電一廠應王興華的請求簽訂“終止合同協議”有損害第三人合法權益的惡意。實施許可合同和“終止合同協議書”的專利實施許可方均由為王興華一人簽字,故兩份合同的效力應作同一認定。王興華以專利權人身份與無線電一廠簽訂的上述兩份合同,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的規定,均為有效合同。專利權經確認為共有時,無線電一廠基于專利實施許可合同所負的義務已經依“終止合同協議書”解除,無線電一廠與王興華等人之間已不存在合同關系。原二審判決依第三人等事后被確認的專利共有權否認事前已形成的合同被解除的客觀事實,沒有法律依據。無線電一廠后改進的S-400A型浴箱和國家專利局授予專利的S-400B型浴箱,經國家科委知識產權事務中心技術鑒定,其技術特征沒有全面覆蓋單人便攜式浴箱88202076.5專利的全部必要技術特征,沒有落入該項專利的保護范圍。故原二審判決認定無線電一廠生產的S-400A和S-400B型浴箱系王興華等人專利產品,判令無線電一廠按已經解除的專利實施許可合同的約定,向王興華、王振中、梅明宇、呂文富再支付專利使用費324萬余元,在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方面均有錯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二)、(三)項之規定,判決:1、撤銷(1997)黑經終字第68號民事判決; 2、維持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1994)哈經三初字第23號民事判決。一、二審案件受理費及鑒定費用由王興華等人承擔。

王興華、王振中、呂文富、梅明宇不服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02)黑高監商再字第12號民事判決書,向本院申請再審。其主要理由是,本案原再審判決嚴重違反法定程序,不告知合議庭成員,不開庭,將沒有鑒定人簽字、未經鑒定人質詢的鑒定材料當作定案的證據;認定“終止合同協議書”有效錯誤。

再審被申請人無線電一廠答辯稱:在1990年11月1日簽訂專利實施許可合同和1991年3月20日簽訂“終止合同協議書”時,王興華都是專利證書記載的權利人。雖然在專利實施許可合同的前言部分有“專利設計人王興華等三人(以下稱甲方)”的描述,但并未有梅明宇、王振中對該專利實施許可的授權委托書,且只有王興華一人簽字。專利實施許可合同與終止合同協議書在當時的情況下都合法有效。無線電一廠已依照合同支付了專利使用費。原再審判決關于鑒定問題,也是合法有效,無線電一廠生產的S-400A和S-400B浴箱產品沒有落入王興華專利保護范圍,與王興華專利沒有法律上的權利義務關系。對原再審的程序問題,未發表答辯意見。

本院另查明:自二審判決后,無線電一廠向王興華等支付了部分專利使用費247609元。

本院認為,王興華簽訂的“終止合同協議書”是否有效;無線電一廠是否需要支付王興華等人專利許可使用費是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

(一)關于“終止合同協議”效力

專利權人與其他非專利權人共同作為專利實施許可合同的一方,特別是合同對其他非專利權人也約定了權利義務的情況下,專利權人行使專利權應當受到合同的約束。不經過其他非專利權人的同意,專利權人無權獨自解除所簽訂的專利實施許可合同,否則,就會損害合同其他當事人的合法權益。1990年11月1日簽訂專利實施許可合同時,王興華是作為甲方(王興華、王振中、梅明宇)代表簽名,該合同雖沒有約定專利的處分權歸上述三人共有,但約定了甲方有獲得入門費、專利使用費的權利。該合同雖未約定其他兩人的收益數額,但沒有約定的只是具體的分配比例,并不是沒有約定兩人應獲得收益。1991年3月20日,王興華與無線電一廠簽訂終止協議書時,未經其他許可人的同意和授權,擅自終止原簽訂的專利實施許可合同,損害了其他許可人的利益。

根據原審查明的事實,王興華與無線電一廠簽訂終止協議書,目的是想撇開王振中等人。對于王興華的用意以及王興華與王振中等人的專利權屬糾紛,無線電一廠是明知的。此外,終止合同協議書表明,專利實施許可合同涉及的單人便攜式浴箱的結構形式在生產中無法實施,也與事實不符。

據此,本院認為,原再審判決以王興華雖然代表王振中、梅明宇簽訂專利實施許可合同,但該合同并未約定專利的處分權歸上述三人共有,也未對收益問題對其他兩人作出數額約定;王興華作為當時唯一的專利權人有權簽訂終止合同協議書;王興華等人未舉證證明無線電一廠有惡意為由,作出的王興華的行為符合專利法的規定,其簽訂的終止合同協議書有效的認定錯誤,應予糾正。無線電一廠關于終止合同協議書有效,該廠已按照合同的約定履行了義務的辯解不予支持。

(二)關于無線電一廠是否需要支付王興華等人專利許可使用費

本案為專利實施許可合同糾紛。根據雙方簽訂的專利實施許可合同第五條的約定:在合同有效期內,由于工藝或者生產等其他方面的需要,甲乙雙方均可對專利進行技術改進設計,但不改變該專利的實際屬性,不影響本合同的執行。無線電一廠應當按照約定向王興華、王振中、梅明宇支付專利實施許可使用費。呂文富作為專利權人之一,理應獲得相應的份額。

原再審判決在認定終止合同協議有效的情況下,依據鑒定結論,對無線電一廠生產的兩種類型的產品是否落入王興華等人專利的保護范圍作出認定,超出本案審理范圍。不管無線電一廠繼續使用的是王興華等人的專利技術,還是經過改進的自己的技術或者獲得專利的技術,均涉及專利侵權判定,本院在本案中對此不應予以審理。

原再審期間,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采用了原二審法院委托國家科委知識產權事務中心就無線電一廠生產的S-400A型產品技術方案和S-400B型專利產品技術是否落入王興華等人專利保護范圍所作的鑒定,并依據該鑒定關于無線電一廠的兩個類型的產品沒有落入王興華等人專利保護范圍的結論,認定無線電一廠無需向王興華等人支付專利使用費,原二審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錯誤。由于上述鑒定結論未在法庭上出示、未經雙方當事人質證,原再審判決將其作為定案的依據,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四十七條的規定,違反法定程序。無線電一廠認為鑒定結論合法有效,其生產的S-400A和S-400B浴箱產品沒有落入王興華專利保護范圍,與王興華專利沒有法律上的權利義務關系的辯解,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本院認為,原再審判決違反法定程序,適用法律錯誤,應予糾正。王興華、王振中、梅明宇、呂文富申請再審的主要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技術合同法》第二十一條第一款第(三)項、《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一百五十三條第(二)項、第(四)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02)黑高監商再字第12號民事判決;

二、維持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1997)黑經終字第68號民事判決第(一)項、第(二)項,即(一)撤銷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1993)哈經三初字第23號民事判決;(二)黑龍江無線電一廠給付王興華、王振中、梅明宇、呂文富專利使用費3242844.52元。此前已執行的專利使用費應予扣除。

本案一、二審案件受理費、鑒定費共計46224.22元,由黑龍江無線電一廠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王永昌

                   代理審判員 夏君麗

                   代理審判員 王艷芳

                  二○○六年十一月十二日

                   書 記 員 包  碩



來源: 中國法院網
編輯: 崔真平
 
 
河北时时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