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四驅車”專利侵權糾紛案

本案要點

產品以整套零件以散件形式出售被控專利侵權時,判斷是否侵犯專利時須以該產品的說明書指示組裝后的成品與專利產品進行比較,不能采用產品的散件與專利產品進行對比。

案由

玩具四驅車ZL033623929外觀設計專利侵權糾紛

案情

2005127,專利權人蔡××向汕頭市知識產權局(下稱市知識產權局)提起侵權糾紛的處理請求,要求處理Li××侵犯其專利號為ZL03362392.9、玩具四驅車外觀設計專利權的行為。

市知識產權局依法經審查符合立案條件,于2005128日予以立案。同日,市知識產權局執法人員向Li××送達請求書副本,并對其生產場所和倉庫進行勘驗檢查。現場查獲有被控侵權產品“電動玩具車—金雕”37箱,對被控侵權產品進行了異地封存。案件審理過程中,Li××以向國家專利復審委員會提出專利無效為由,向市知識產權局提出中止案件審理并提交相應證據,《2003澄海玩具與工藝》畫冊。

市知識產權局對Li××提供的證據材料進行審查,認為Li××提出中止的證據不充分,作出不中止審理的決定。200534日,市知識產權局對案件進行口審,雙方當事人均委托代理人出席。

訴辯雙方理由如下:

請求人稱:玩具四驅車外觀設計專利,200447日獲得授權ZL03362392.9,目前有效。被請求人出售的玩具拼板產品,消費者只要根據該產品所附的《裝配使用說明書》,按慣常方法安裝便成為侵權產品,不能成為別的產品,只是包裝形式不一樣,因此該產品是侵權產品。至于涉案玩具拼板是否專利與本案無關,被請求人提供的宣告專利權無效的證據材料根本無法否定請求人的專利。請求人的專利產品,取得了很好的經濟效益。被請求人未經專利權人的許可,2004年中旬起開始生產、銷售具有上述專利外形特點的侵權產品,給請求人造成了嚴重的經濟損失。

被請求人稱:其生產的只是一種玩具拼板,沒有拼裝成為成品出售,拼裝工作由消費者自己完成,并且該拼板也申請了專利,其與涉案專利的形狀及外觀根本不相同,實際可能構成侵權是消費者,生產產家最多只構成間接侵權。另外被請求人已提交證據向國家專利復審委申請涉案專利權無效。

市知識產權局經審理認為,被請求人生產的被控侵權產品雖然不是組裝好的玩具電動四驅車,但其內包含了一套完整的玩具電動四驅車配件。通常玩具電動四驅車的生產者為了增強其產品的趣味性和培養消費者的動手能力,往往將裝配工作交由消費者完成。被控侵權產品包裝盒內面上印刷有《裝配使用說明書》,明確指引消費者如何裝配其玩具電動四驅車的蓋體及完整的玩具電動四驅車。因此,比較是否侵權時只能用拼裝后形成的形狀來比較,被請求人所謂的間接侵權觀點不能成立。根據被請求人產品包裝盒上所印刷的《裝配使用說明書》的指引拼裝而形成的終極產品與涉案專利雖然存在細微的差別,但兩者的差別對于產品的整體視覺效果不具顯著性影響,被控侵權產品與涉案專利相近似,落入涉案專利的保護范圍。

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于2005810日作出審查決定,維持玩具四驅車ZL03362392.9外觀設計專利權有效。市知識產權局認定Li××專利侵權成立,于200595日作出處理決定,責令Li××立即停止侵權行為,銷毀侵權產品及制造侵權產品的模具。

Li××不服,向汕頭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市中院2006120日作出判決,維持市知識產權局處理決定。Li××不服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判決,向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省高院于2006623日判決維持市中院的判決。

本案涉及的法律問題

1、生產商制造產品的整套部件,沒有將其裝配成成品的行為是否是間接侵權行為?

2、拼裝產品判定是否侵權以何種形態與專利產品進行對比?

評析

所謂間接侵權,是指行為人本身實施的行為并不構成侵犯專利權,但他的行為卻是在誘導、慫恿、教唆別人實施他人專利,實施直接的侵權行為,并且行為人在主觀上有故意,在客觀上有直接侵權行為的發生。

間接侵權目前在法律上并沒有明確規定,但是在司法實踐過程卻是經常碰到的問題。有的人為了避免直接侵犯他人專利權,便采取一種規避的方法,即并不完全實現權利要求中所限定的全部必要技術特征,而僅實現權利要求中的一部份技術特征,由其他人實現其他的技術特征。例如,一項專利產品由幾個部件構成,幾個行為人分別只生產、銷售其中的一個或者幾個部件,而不是實施專利的全部必要技術特征。這樣,根據專利侵權判定原則(全面覆蓋原則)則不構成侵權,而在下個環節,當有人把這些部件組裝出售或使用時,便出現了侵犯專利權的行為。如果前者的行為認定不構成侵犯專利權,后面的直接侵權行為也會漏掉,這實質上將大大削弱專利權的效力,使專利權無法得到真正有效的保護,為了防止這些情況發生,便產生了間接侵權之說。

目前,在司法實踐中,一般認為構成間接侵權,必須符合以下基本特征:1、行為人主觀上有誘導他人直接侵權的故意;2、間接侵權的對象必須是“專用品”即僅限于該發明創造專利所用,并無其他用途;3、有直接侵權行為的發生,而且間接侵權行為與直接侵權行為有因果關系,即只有當直接侵權行為發生后,才能追究間接侵權行為人的侵權責任。

例如某項專利產品是一種新型的四驅車,主要由車殼體和底盤兩部分組成,甲廠和乙廠分別生產、銷售車殼體和底盤,銷售時在產品說明書上附在組裝說明,丙廠購買了甲廠和乙廠銷售的產品,并按照說明書將車組裝到一起,形成了完整的專利產品后在市場上進行銷售,于是,按照專利法的規定,丙廠便成了直接侵犯四驅車專利權的行為人,而甲廠和乙廠則不可避免在成為間接侵權行為人,但是,如果沒有丙廠購買、組裝銷售一系列直接侵權行為的發生,按照專利法的規定和專利侵權判定原則,甲廠和乙廠的間接侵權行為就不能成立。

在實踐中,間接侵權行為的表現形式主要是制造、銷售專利產品的零部件,或者專門用于實施專利產品的模具,或者用于實施專利方法的機器、設備等。

在本案中,被請求人的行為是否如他自己辯稱的屬于間接侵權行為呢?回答是否定的。因為被請求人并不僅僅是制造、銷售侵犯涉案專利權產品的部分零配件,而是制造、銷售了完整的侵權產品。該類產品為了增加兒童玩耍的樂趣,一般都以未經拼裝的成套零配件包裝出售,把裝配工作通過包裝盒上印刷的《裝配使用說明書》交由消費者完成。在現實生活中,眾多產品也都是采取以成套零配件的形式包裝出售,如拼裝家具、吊燈、拼花瓷磚等等,為了節約空間或成本,這些產品在運輸、儲存過程都是以部件散裝形式出現,這些產品也都附有組裝圖紙指引消費者進行拼裝,只有在展示、使用時才由經銷商或消費者直接裝配成成品,呈現最終形態,使用些產品時,只能用其拼裝后的終極產品,與專利產品進行對比,這是一種常識也是常理,因此,認定被請求人的行為是一種直接的侵權行為,而不是間接侵權行為是正確的。

在本案中,如果被控四驅車零件沒有裝配圖或是可以裝配成多種形狀,甚至有一種形狀與專利產品相同,被請求人的行為可能就不構成侵權。因為,被請求人生產的不是“專用品”了,不僅限于該專利所用,他人不一定裝配成專利產品的形狀(沒有裝配圖)或有其他用途。《專利法》第十一條第二款規定:外觀設計權被授予后,任何單位或者個人未經專利權人許可,不得以生產經營目的制造、銷售、進口其外觀設計專利產品。也就是說,消費者使用外觀設計是不侵權,即沒有直接侵權行為發生,因此對于外觀設計間接侵權行為的認定要慎重,不能機械的看出廠時被控產品的形狀,而綜合考慮,從行為人的主觀故意,特別是從其行為后果來考慮,否則會大大削弱外觀設計專利權的保護力度。

                                                    ——市知識產權局法規科


 
 
河北时时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