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企業應訴三氯蔗糖“三三七”案初裁獲大勝

根據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裁定,美國泰萊公司不僅指控他人侵權不成立,而且還丟掉了涉案專利,甚至都不是一個合格的原告。

  消息一出,美國泰萊公司股票當天下跌15%遺憾的是,有4家中國被告(內地3家,香港地區1家)沒有參加應訴,法官裁定缺席被告侵犯原告專利權,建議對其頒發有限排除令。

  我國企業應訴三氯蔗糖“三三七”案初裁獲大勝



  北京時間2008年9月23日,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就泰萊公司提起的三氯蔗糖“337調查”一案,初步裁決中國河北蘇科瑞科技有限公司等部分中國企業沒有侵犯泰萊公司的美國專利。ITC同時還宣告一些涉案專利無效,并且涉案的美國第4980463號專利不存在相關國內工業。

  消息一出,泰萊公司股票當天下跌15%

  美國ITC的Bullock法官作出的上述裁定,令河北蘇科瑞等參加應訴的8家中國企業大喜。根據此裁定,泰萊公司不僅指控他人侵權不成立,而且還丟掉了涉案專利,甚至都不是一個合格的原告。因為根據美國法律規定,作為337案件的原告,至少要符合兩項條件:一是要擁有美國專利,二是要在美國實施了涉案專利,即存在國內工業。如果不符合上述條件中的任何一項,就沒有資格提起337訴訟。

  遺憾的是,有4家中國被告(內地3家,香港地區1家)沒有參加應訴,Bullock法官裁定缺席被告侵犯原告專利權,建議對其頒發有限排除令。

  此案代理律師之一、北京市立方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王加斌告訴記者:“我感到這場官司勝得比較舒暢。從理論上講,泰萊公司還可以請求ITC對本案進行復審,但我依然對終裁勝訴充滿信心,因為一些制勝的技術事實和專家鑒定,是很難推翻的。”

  新聞背景:12家中國企業卷入三氯蔗糖“337調查”

  2007年4月7號,河北蘇科瑞突然得到消息,英國泰萊科技有限公司和美國泰萊三氯蔗糖公司(合稱“泰萊公司”)向美國ITC遞交訴狀,指控河北蘇科瑞、北京富邦信業貿易有限公司、北京富邦信業化工有限公司、廣東省食品工業研究所、常州市牛塘化工有限公司、美國富邦國際公司等25家中外企業,侵犯了其5項專利,請求ITC發布永久性普遍排除令和禁止令。

  泰萊公司的5項美國專利,主要涉及三氯蔗糖、三氯蔗糖中間體的制造方法,分別是第4980463號專利、第5498709號專利、第7049435號專利、第5470969號專利和第5034551號專利,簡稱463號、709號、435號、969號和551號專利。

  2007年5月7日,ITC將25家被告全部列入了“337調查”名單。北京市立方律師事務所受河北蘇科瑞、北京富邦信業貿易、北京富邦信業化工和美國富邦國際公司4家企業委托,聯合美國Kenyon&Kenyon律師事務所,共同代理了該案中4個被告的應訴工作。

  三氯蔗糖,是一種新型甜味劑,甜度相當于蔗糖的600倍,但幾乎不被人體所吸收,它代表著當前甜味劑發展的潮流,是一種高檔甜味劑。“長期以來,這個市場只有一個老大,就是泰萊公司,這家公司的市場占有率高達95%以上。被訴的12家中國企業的產量加起來,連泰萊公司產量的2%都不到,但泰萊公司還是非常敏感,看到中國企業起來了,他們不希望市場受到沖擊。”王加斌律師介紹說。

  三步棋招:加料順序成為案件關鍵點

  河北蘇科瑞是我國最大的三氯蔗糖生產廠家之一,其生產規模為每年110噸,其產品不僅符合國際上通行的質量標準,而且在價格上具有很強的競爭力。

  泰萊公司指控河北蘇科瑞侵犯了其3項專利,即463號專利、709號專利和435號專利。

  面對ITC程序繁雜的“337調查”,河北蘇科瑞坦然面對,走了三步棋:

  一是敞開大門接受調查。在整個調查程序中,蘇科瑞不僅提供了大量的技術信息經營信息,而且在香港,企業的主要負責人和技術專家接受了對方律師長達一周的詢問取證。另外,對方律師和專家還進行了為期三天的進廠調查,采集了生產過程中的多個樣品。

  “9天庭審,河北蘇科瑞全程參加。在這樣一種調查強度下,蘇科瑞其實已經毫無保留地將生產工藝展現在法官面前。”王加斌律師認為。

  二是提出抗辯。河北蘇科瑞始終認為,泰萊公司提出的三項專利侵權指控,其中兩項專利根本與蘇科瑞使用的工藝無關,因此強烈要求泰萊公司撤銷709號和435號專利指控。迫于事實,泰萊公司撤除了上述兩項專利指控。

  三是圍繞爭議焦點據理力爭。抗辯成功之后,對蘇科瑞的指控實際上就剩下了463號專利一項。據王加斌律師介紹,案件圍繞著加料順序,展開激烈的爭論。中方律師反復證明,三氯蔗糖生產,是一個異常復雜的化學過程,加料順序的不同,得出結果肯定不同;泰萊律師則強調,加料順序不影響結果,無論順序怎樣顛倒,結果都是一樣的。

  對加料順序是否產生影響的定奪,成為是否侵犯463號專利的關鍵點。

  律師點評:“這個案子獲勝得很到位”

  按照正常程序,美國ITC早就應當給出初裁結果。時至今日才下達裁決,反映出此案一定的審理難度。

  王加斌律師認為,此案盡管是初裁獲勝,但“這個案子獲勝得很到位”。

  具體初裁內容:對于463號專利,ITC裁定河北蘇科瑞沒有侵犯463號專利,463號專利權無效且不存在相關國內工業(存在國內工業是ITC可以發布排除令的前提條件);對于551號專利,裁定美國ITC無管轄權;對于其他三項涉案專利,裁定除某些不參加和缺席的被告以外,這些企業沒有侵權。

  Bullock法官裁定缺席被告侵犯原告專利權,建議對其頒發有限排除令,駁回原告的普遍排除令請求。

  面對此案下一步可能要進行的“337調查”復審,王加斌律師說:“盡管中方應訴企業現階段只是獲得初裁勝利,但我認為終裁結果不會有翻案可能。原因是:三氯蔗糖生產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化學過程,在初裁之前已經進行的調查鑒定非常嚴格,一些技術事實和專家意見是很難推翻的。”

  此案涉及的25家中外被告中,有11家不應訴,其中中國4家,都將徹底失去進入美國市場的機會。

  新聞鏈接

  所謂“337調查”,是指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根據美國《1930年關稅法》第337條款,對與進口產品相關的某些投訴進行調查,并作出裁決。這個“337條款”,調整的是一般不正當貿易和有關知識產權的不正當貿易。

  一般不正當貿易的法律構成要件有兩個方面:(1)美國存在相關產業,或該產業正在建立中;(2)損害達到了一定程度,即損害或實質損害美國的相關產業,或阻止美國相關產業的建立,或壓制、操縱美國的商業和貿易。

  知識產權方面的不正當貿易的法律構成要件也包括兩個方面:(1)進口產品侵犯了美國的專利權、著作權、商標權等專有權;(2)美國存在相關產業或相關產業正在籌建中。


 
 
河北时时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