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披露07年經典案例揭示知識產權審判新發展(專利)

隨著經濟快速發展,國內外涉及知識產權的爭議和糾紛大量增加,新類型的案件層出不窮。新類型案件的出現也給審判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庭在回顧2007年知識產權審判工作的基礎上,集納了涉及商標、專利、著作權和不正當競爭四個領域新類型案件的種類,給出了法院對新類型案件的審理意見。

   【專利】

   外觀設計專利權以電視廣告的方式公開屬于使用公開

   重點提示:根據我國專利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授予專利權的外觀設計,應當同申請日以前在國內外出版物上公開發表過,或者國內公開使用過的外觀設計不相同和不相近似。

   這表明足以使在后申請并獲得授權的外觀設計專利權被宣告無效的在先外觀設計的公開方式有兩種,即出版公開和使用公開。而我國專利法第二十二條在規定發明和實用新型專利的新穎性時,規定足以使發明和實用新型專利喪失新穎性的在先公開包括3種方式,即出版公開、使用公開和其他方式公開。

   顯然,外觀設計專利的在先公開方式與發明和實用新型專利的在先公開方式并不完全相同,外觀設計專利的在先公開方式僅被限定為出版公開和使用公開。由于出版公開和使用公開采用了不同的地域標準,對于某些具體的在先公開方式,如以電視廣告公開在先設計的方式,將其認定為出版公開還是使用公開就具有重要意義。

   案例:杭州頂津食品有限公司與專利復審委員會及第三人日日(泉州)飲料有限公司外觀設計專利權無效糾紛案

   案情:日日公司系名稱為“飲料瓶”的第99329504.5號外觀設計專利的權利人,頂津公司以本專利不符合專利法第23條的規定為由,向專利復審委員會提出無效宣告請求,主張本專利已在臺灣以電視廣告的方式在先公開,且在第三人所在地的福建省泉州市可以收看到該電視節目。

   一審法院認為,電視廣告公開屬于“為公眾所知的其他方式”公開,而使用公開或其他方式公開僅限于國內地域標準,專利法意義上的“國內”公開標準應理解為僅限于大陸范圍內。在我國臺灣地區播放的電視廣告不符合我國專利法規定的使用公開或其他方式公開現有技術的地域標準,不能作為評述本專利是否構成“國內公開”的有效證據。

   點評: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我國專利法只規定了兩種在申請日前公開外觀設計專利的方式,即出版物公開和使用公開。專利法意義上的出版物是指記載有設計內容的獨立存在的傳播載體。電視廣告本身不是出版物,故以電視廣告公開設計內容的方式不屬于出版物公開,其應屬于使用方式的公開,原審判決認定電視廣告公開屬于“為公眾所知的其他方式”公開,缺乏法律依據,應予糾正。

   專利法第23條規定的“國內”公開使用應僅限于我國大陸地區的公開使用。日日公司即使能夠證明在本專利申請日前已有相同或近似外觀設計在我國臺灣地區通過電視廣告的方式公開,由于該公開方式不屬于我國專利法意義上的國內公開,故其不能證明本專利不符合專利法第23的規定。二審法院最終判決維持無效決定。

   如何認定被控侵權人的“生產經營為目的”

   重點提示:專利權都是有保護期限的,擅自實施他人專利權的行為,必須發生在專利權保護期限內才可能構成侵權行為,即非專利權有效期內、尤其是專利權保護期限屆滿后,實施他人專利權的行為不構成對專利權的侵犯。在專利侵權判定中,只有被控侵權行為發生在專利權有效期內,才可能構成侵權。

   案例:(美國)伊萊利利公司與甘李藥業有限公司專利侵權糾紛案

   案情:伊萊利利公司系“含有胰島素類似物的藥物制劑的制備方法”發明專利的權利人,目前該專利為有效專利。

   甘李公司向中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提交了“雙時相重組賴脯胰島素注射液75/25”藥品注冊申請并取得了臨床研究批件,目前尚未取得藥物注冊批件,但其已在其網站上對該藥物進行了宣傳,稱其“是新一代胰島素制劑”。

   甘李公司申報注冊的藥品落入了伊萊利利公司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伊萊利利公司認為甘李公司申報注冊并取得臨床批件及其網絡宣傳行為屬于即發侵權和許諾銷售,請求法院判令甘李公司停止侵權行為。一審法院以甘李公司制造被控藥品的行為并非直接以銷售為目的,不屬于專利法規定的為生產經營目的實施他人專利的行為為由,判決駁回伊萊利利公司的訴訟請求。

   點評: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甘李公司向藥監局提出被控侵權產品的藥品注冊申請,經批準進行了臨床試驗以檢驗該產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甘李公司上述行為的直接目的是為了滿足有關法律法規和藥監局關于藥品注冊的要求,而不是在本專利有效期內以生產經營為目的使用伊萊利利公司專利方法。

   我國專利法規定發明或者實用新型專利權人,有權禁止他人未經其許可為生產經營目的許諾銷售其專利產品,或者許諾銷售依照其專利方法直接獲得的產品,其目的在于盡早制止被控侵權產品的交易,使專利權人在被控侵權產品擴散之前就有可能制止對其發明創造的侵權利用。

   許諾銷售以銷售產品為直接目的,由于甘李公司的被控侵權產品尚未取得藥品注冊,而且伊萊利利公司也沒有證據證明甘李公司在本專利保護期限內從事或可能從事生產、銷售被控侵權產品的行為,因此,現有證據不能證明甘李公司在網站上宣傳藥品目的是為在伊萊利利公司專利權有效期內銷售被控侵權產品。即將實施的侵權行為以“即將實施”為前提條件,“實施”的狀態應當是在原告專利權有效期內可能發生和即將發生的,但現有證據不能證明甘李公司將在伊萊利利公司專利權有效期內從事生產、銷售、許諾銷售被控侵權產品的可能性,故伊萊利利公司關于甘李公司的行為構成即將實施的侵權行為的主張不能成立。

   間接侵權應以直接侵權發生為前提

   重點提示:專利領域中的間接侵權,一般發生在發明或者實用新型專利侵權訴訟中,通常是指行為人并未完整地實施專利技術方案,但卻實施了專利技術方案的主要技術內容,從而被判定為侵犯專利權。

   一般說來,侵犯專利權應當完整地實施專利技術方案,未完整實施專利技術方案的行為,往往不宜被認定為侵權行為,這是因為發明或實用新型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以其權利要求書的內容為準,只有記載在權利要求書中的技術方案,才是專利權的保護對象。

   間接侵權是一類特殊的侵犯專利權的行為,對于某些以故意規避侵權為目的實施他人專利技術方案主要內容的行為,在某些情形也可認定為侵權,但間接侵權的成立一般以直接侵權的成立為前提。如果不存在直接侵權行為,或者直接侵權行為只是權利人臆造的,則一般不宜判定間接侵權成立。

   案例:施耐德電氣公司訴正泰集團公司、北京華云正泰技術服務經營部侵犯發明專利權糾紛案

   案情:施耐德公司系“輔助跳閘單元與多極斷路器單元相結合的組合式斷路器”發明專利的權利人,該專利的保護范圍是:一個帶有輔助跳閘單元的組合式斷路器,該跳閘單元,特別是一個接地故障或并聯跳閘裝置,可以與一個多極斷路器單元鄰近和聯接,該斷路器單元具有多個并列級。被控侵權產品為正泰公司生產的NB1L-40電器產品,該產品是將一個跳閘單元與一個單極斷路器相聯接,適用于工業、商業、高層和民用住宅等各種場所。

   一審法院認為,被控侵權產品系輔助跳閘裝置與單極斷路器相聯接,并非與多極斷路器相聯接,因此并未落入本專利權利要求保護范圍;但被控侵權產品存在輔助跳閘裝置與多極斷路器聯接的方式和型號,并有關于多極斷路器型號及安裝、使用說明的介紹,因此正泰公司的行為系誘導購買其產品的用戶實施本專利、為發生直接侵權行為提供必要條件,該行為構成間接侵權,正泰公司應對其行為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點評: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間接侵犯專利權是指行為人實施的行為并不構成直接侵犯他人專利權,但卻故意誘導、慫恿、教唆別人實施他人專利,發生直接侵權行為。

   間接侵權一般應以直接侵權的發生為前提。構成間接侵權的被控侵權產品應限于僅可用于實施他人專利的關鍵部件、且該部件無其他實質用途。正泰公司的被控侵權產品作為一種漏電斷路器,有其專門的適用范圍。雖然在該被控侵權產品說明書中存在輔助跳閘單元與多極斷路器聯接的圖示、型號和介紹,但僅此尚不足以證明被控侵權產品系專門為侵犯本專利權而制造的專用品,也不能證明正泰公司主觀上有誘導他人實施直接侵權行為的故意,用戶購買被控侵權產品和多個單極斷路器后并不能將其組裝成具有本專利必要技術特征的產品,施耐德公司也不主張產品說明書和圖示構成間接侵權。二審法院最終判決撤銷原判并駁回施耐德電氣公司的訴訟請求。

 
 
河北时时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