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評委與安徽古井貢酒股份有限公司商標行...

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評委與安徽古井貢酒股份有限公司商標行政糾紛案二審判決書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行政判決書
(2006)高行終字第142號

 

上訴人(一審原告)安徽古井貢酒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亳州市古井鎮。

法定代表人王鋒,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陳偉,男,安徽古井貢酒股份有限公司市場部經理。

委托代理人張清,男,安徽古井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法務中心法律顧問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區三里河東路8號。

法定代表人侯林,主任。

委托代理人崔迎琪,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干部。

委托代理人孫萍,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干部。

上訴人安徽古井貢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古井貢酒公司)因商標駁回復審決定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05)一中行初字第708號行政判決書,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06年3月27日不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古井貢酒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陳偉、張清,被上訴人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以下簡稱商評委)的委托代理人崔迎琪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決認為:直接表示商品的質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數量及其他特點的,不得作為商標注冊。“淡雅”是描述氣味特點的常用詞,同時也可用來描述口味特點,用于酒類產品,直接描述了酒類產品的氣味或口味特點,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以下簡稱《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商評委作出的第1409號決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無誤。遂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十六條第{四)項的規定,判決駁回古井貢酒公司的訴訟請求。

古井貢酒公司上訴稱,一、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1、“淡雅”一詞原意是“素凈雅致,素淡典雅,如服飾淡雅,色彩淡雅”,通常是描述服飾、色彩給人的一種感覺,也通常用來描述人的氣質、品味、或者環境的氛圍。上訴人根據自身對中華幾千年酒文化的感悟,賦予“淡雅”獨特的含義:從“寧靜以致遠,淡泊以明志”中取“淡”字,從“酒之趣在于雅”中取“雅”字組合而成,表示對淡泊而又不失雅趣的生活境界的向往。一審認定“淡雅”用于酒類產品直接描述了酒類產品的氣味或者口味特點,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2、上訴人提供的證據2-10,12-16并不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十九條規定的情形。二、被上訴人沒有向上訴人送達《商標評審案件審理人員告知書》,違反了《商標評審規則》,侵犯上訴人提出回避的權利。這種違反法定程序作出的行政行為,法院應予撤銷。因此,請求撤銷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05)一中行初第708號行政判決書。

商評委辯稱,一、“淡雅”二字結合起來意為清淡的口味、氣味,使用在酒類產品上直接描述了酒類的氣味或口味特點,缺乏商標應有的顯著特征。二、上訴人的證據2-10、12-16未在行政程序中提交,在訴訟程序中提交不應被采納。三、從上訴人提供的諸多宣傳使用證據來看,上訴人是將“淡雅”作為酒類產品的品種或者類型使用,而不是作為商標使用。四、被上訴人在行政程序上雖存在一定的瑕疵,但并未影響上訴人的實體權利。且現行的《商標評審規則》已經取消了先行告知的規定。請求維持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05)一中行初第708號行政判決書。

被上訴人在法定期限內向一審法院提交并經當庭質證的證據是第1409號決定的送達記錄等證據。上訴人向一審法院提交并經當庭質證的證據是:2、互聯網上搜索的涉及“淡雅”一詞的有關資料;3、古井貢酒公司的產品銷售表情況;4、古井貢酒公司的銷售合同和發票復印件;5、古井酒作為十運會唯一指定用白酒回報方案明細;6、亳州古井銷售公司與蕪湖市萬象廣告有限責任公司簽訂的廣告發布業務合同;7、亳州古井銷售公司與北京龍俊廣告有限公司簽訂的協議書;8、淡雅型古井酒宣傳畫;9、皖消協字(2002)047安徽省消費者協會文件;10、互聯網上下載的文章“安徽評出消費者喜愛的15種品種白酒”;11、有關酒類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標準,12、安徽古井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企業法人營業執照;13、互聯網上下載的燕京啤酒(衡陽)有限責任公司的產品列表及產品圖庫;14、專利號為02318789.1號外觀設計專利證書;15、專利號為03314327.7號外觀設計專利證書;16、第3407503號商標注冊證;17、第3934370號“淡雅”商標初步審定公告。

上述證據已隨案移送本院,經當庭質證及本院審查核實認為:被上訴人提交的《商標評審代理委托書復印件》已在2005年11月29日的庭審中經過當庭出示質證,一審判決書中未作為被上訴人的證據在判決書中列明。本院對此證據予以認定。上訴人所持《商標評述委員會郵寄文書的信封復印件》庭審中未出示,亦未經質證,但一審判決書中將其作為了上訴人的證據列明并認定。本院對上述證據的認定予以糾正。上訴人在行政程序中向被上訴人提交了申請復審申請書、商標評審申請材料等證據,但未提交證據2—10、12—16,證據2—10、12—16是其在本案一審訴訟程序中提供的證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十九條的規定,一審法院不予采納正確。一審法院對當事人提交的其他證據的審查認定無誤,本院予以確認。

經審理查明,上訴人于2002年6月7日在第33類酒(飲料)、葡萄酒、蘋果酒、杜松子酒、黃酒、白蘭地、威士忌酒、米酒、果酒(含酒精)、梨酒等商品上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提出“淡雅”商標的注冊申請。商標局經審查認為,申請商標“淡雅”用于指定商品上直接描述了商品的氣味特點,故依據《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駁回了該申請,不予公告。上訴人不服該駁回決定,向被上訴人申請復審。

被上訴人經審查認為,申請商標“淡雅”是表示其指定使用的葡萄酒、米酒等商品清淡爽口的常用字詞,也是酒類產品用來宣傳其產品口味特點的常用詞。申請商標用于指定商品直接描述了產品的口味特點。遂依據《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二十八條、第三十二條的規定,于2005年6月1日作出商評字(2005)第1409號關于第3202547號“淡雅”商標駁回復審決定,對上訴人在第33類葡萄酒等商品上申請注冊的“淡雅”商標予以駁回,不予初步審定公告。

上訴人不服被上訴人的復審決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一審法院經審理,駁回了上訴人的訴訟請求。上訴人不服一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

另查明,在本案的一審審理中,由于上訴人在庭審過程中提出,未收到2003評01675GZ號《商標評審案件審理人員告知書》,一審法院于2005年12月2日書面通知上訴人,對作出被訴的第1409號復審決定的合議組成員孫萍、何敏、林麗娟是否具有法定回避情形發表書面意見,若認為上述人員具有法定回避情形,需說明事實和理由,并附相關證據。上訴人在對上述通知的答復中,僅稱在被上訴人作出第1409號決定后再提出回避請求已經沒有實際意義,而未按照通知的要求對上述合議組成員是否具有法定回避情形進行正面答復。

本院認為:根據《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直接表示商品的質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數量及其他特點的,不得作為商標注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酒類的國家標準中,“雅”字是描述酒類產品氣味或口味特點的常用字。“淡”字也常被用來形容味道不濃,如一杯淡酒(見《現代漢語詞典》,2002年增補本),并且“淡雅”也指(花草等的香氣)清淡,如淡雅的香氣,因此,“淡雅”是描述氣味特點或口味特點的常用詞,用于酒類產品,直接描述了酒類產品的氣味或口味特點,符合《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的情形。被訴的第1409號決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無誤,對上訴人申請的商標予以駁回,不予公告正確。

被上訴人雖然在案件評審程序中未將《商標評審案件審理人員告知書》送達上訴人,不符合《商標評審規則》(2002年)第三十二條的規定,但在一審法院通知其對作出第1409號決定的合議組成員是否具有法定回避情形提出書面意見時,未提出明確的回避意見。因此被上訴人雖然違反《商標評審規則》第三十二條的規定,但并未影響上訴人的實體權利,不足以構成撤銷第1409號決定的理由。一審法院雖對證據的審查認定存在瑕疵,但并未影響案件事實的認定。

綜上所述,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正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一條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一審判決。

本案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1000元,由上訴人安徽古井貢酒股份有限公司負擔(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景 滔

代理審判員    朱海宏

代理審判員    任全勝

二OO六年四月二十日

書 記 員    王 芳

 
 
河北时时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