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兩證”案件引發的思索

同一個注冊號竟然對應兩個商標注冊證,是其中一方涉嫌偽造?還是另有內情?

案 情

甲向某工商局投訴,反映乙侵犯其注冊商標A的專用權,并提供了商標注冊證A1,A1載明注冊人為甲。該工商局前往乙處檢查時,乙出示了相同注冊號的商標注冊證A2,但A2載明注冊人為乙。A1和A2除注冊人名稱和地址不同外,其他信息如商標注冊號、商標圖樣、注冊類別、核定使用商品及專用權期限等均完全相同。

該工商局通過登錄中國商標網查詢得知A3信息,A3顯示A的商標注冊人為甲,于是該工商局初步判定乙涉嫌偽造商標注冊證。由于中國商標網的商標查詢欄目在首頁聲明“查詢所涉及的商標注冊信息僅供參考,無任何法律效力”,該工商局無法將A3信息作為定性處理本案的直接證據。

該工商局通過商標局進一步查明:A商標專用權期限為2002年6月21日至2012年6月20日;乙為A的原商標注冊人;因債務糾紛,A被某法院拍賣,并為甲拍得;2003年12月8日,法院下達民事裁定書和協助執行通知書,裁定A歸甲所有,并讓其及時到商標局辦理過戶手續;2004年年初,甲到商標局辦理了A商標移轉手續,商標局依法予以核準并于2004年6月7日公告;2004年11月30日,甲向商標局申請補發了載明注冊人為自己的商標注冊證A1。

到此為止,本案案情就比較清晰了:乙和甲分別為A的前后商標注冊人,A1和A2都是商標局依法核發的商標注冊證。

評 析

本案之所以出現“一號兩證”的情況,主要有兩個原因:1.注冊商標A被法院拍賣時,A2未被法院收回,仍由乙保存(其原因不得而知,有可能是法院疏忽,也可能是乙謊稱A2丟失)。2.2004年11月30日,甲向商標局申請補發了新的商標注冊證A1。

本案處理的關鍵在于確定甲、乙分別享有商標專用權期限的時間分割點。對于這一問題,執法人員中存在兩種觀點:

一、以法院裁定生效時間為準,即2003年12月8日。理由是法院裁定是公法行為,是一種法律事實,能夠直接產生商標權利變動的效果,并援引《物權法》第二十八條予以佐證:“因人民法院、仲裁委員會的法律文書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決定等,導致物權設立、變更、轉讓或者消滅的,自法律文書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決定等生效時發生效力。”

二、以商標局公告時間為準,即2004年6月7日。理由是商標權不同于物權,法院裁定并不當然產生商標權移轉的效果,商標權的移轉需要在商標局辦理相關手續,經商標局依法核準并公告后,受讓人才能取得商標權。

筆者認為,雖然有觀點認為“《物權法》的基本原則,對于知識產權應當具有直接的指導作用,乃至于應當允許在一定條件下,《物權法》的具體規范得準用于知識產權”,但如何“準用”應當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不能一概而論。根據中國工商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商標注冊理論與實務》中所述,商標移轉是指因轉讓以外的事由發生的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轉移,主要包括以下幾種情形:1.因商標權人死亡繼承商標的。2.商標權人因分立、合并或改制等原因消亡后,分立、合并或改制后的企業需辦理商標過戶的。3.企業破產后由清算小組將破產企業的商標移轉他人的。4.依據生效的法律文書對注冊商標強制執行辦理移轉的。5.其他情形。本案屬于上述第四種情形,應當優先適用商標法律法規的規定。

《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二十六條規定:“注冊商標專用權因轉讓以外的其他事由發生移轉的,接受該注冊商標專用權移轉的當事人應當憑有關證明文件或者法律文書到商標局辦理注冊商標專用權移轉手續。注冊商標專用權移轉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人在同一種或者類似商品上注冊的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應當一并移轉;未一并移轉的,由商標局通知其限期改正;期滿不改正的,視為放棄該移轉注冊商標的申請,商標局應當書面通知申請人。”也就是說,法院有關商標權歸屬的判決或裁定還需要經過商標局依法審查,對于未依法一并移轉的,限期改正,不改正的,視為放棄移轉申請;符合法律規定的,由商標局核準并予以公告,公告日為受讓人享有商標專用權的起始日,商標局在實踐中也是如此執行的。因此,筆者認為本案采納第二種觀點較妥。

思 索

本案涉及商標注冊信息如何核實的技術性問題。事實上,如果仔細核查中國商標網上的A3信息,其“商標流程”一欄中還顯示了“轉讓”和“補注冊證”兩項標注,點擊進入后,網頁便會顯示出該商標轉讓和補證的申請及核準時間。雖然中國商標網的聲明使有關信息不能作為證據使用,但其反映的事實可以供辦案機關作出初步判斷,并結合具體案情,進一步詢問案件當事人;實在無法查證的,可以向商標局提交書面查詢函,請求查明涉案商標的具體信息。

從另一個角度看,本案屬于商標注冊證使用實踐中產生的問題。從1995年起,為方便操作,經國務院批準,申請人辦理轉讓手續時無需在提交轉讓申請的同時將商標注冊證交回,而是由商標局核發轉讓證明,與原商標注冊證合并使用。實踐中,由于轉讓證明攜帶不便,容易丟失,許多受讓人往往申請補發以自己名義為注冊人的新商標注冊證,但新商標注冊證上載明的商標專用權期限還是原來的10年,并沒有區分轉讓人和受讓人分別享有專用權的具體期限,也就是說沒有體現出轉讓公告發布生效的日期。本案正是這一問題的典型例子。這種情形可能對第三人簽署商標使用許可合同,以及工商機關或法院保護商標權產生一定影響。

針對上述問題,筆者認為可以采取以下措施加以完善:

1.短期而言,對于轉讓(移轉)后補發商標注冊證的,在維持現有商標注冊相關流程基本不變的情況下,可在商標注冊證上標注或在該證背面標注轉讓及移轉信息,如“×年×月×日,第×次轉讓(移轉)”。條件允許的話,也可以在商標注冊證上標注轉讓人和受讓人信息,正面寫不下的,可以在背面標注。

2.長遠來看,為避免現實中出現商標注冊證造假等問題,建議建立透明、全面和完善的商標登記制度,將中國商標網建設成更為完善的公共信息服務平臺,更好地發揮其窗口作用,為公眾提供更加豐富、及時、全面的商標信息。

《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五十七條規定“商標局設置《商標注冊簿》,記載注冊商標及有關注冊事項”,這表明商標注冊證不是證明商標權的唯一憑證,從而為實現筆者的制度設想奠定了法律基礎。事實上,中國商標網開放我國商標信息已經給社會公眾帶來很大方便,大大降低了社會交易成本,商標局也在中國商標網的網頁上承諾“盡最大努力向中外公眾提供盡可能準確的商標注冊信息,并及時更新商標注冊數據庫信息”。筆者希望,隨著有關技術問題的進一步解決,中國商標網的“商標查詢”和“商標公告”欄目能夠成為與紙質商標公告具有同等法律效力的電子商標公告,所有注冊商標的詳細信息都可以在網站上查到,即在現有基礎上,完善商標轉讓(移轉)、許可備案、質押、凍結、變更、撤銷等信息。


 
 
河北时时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