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標權與域名權的沖突和解決

一、商標和域名的含義和法律性質

對于權利人而言,商標和域名均可視為一種商業標記、一種權利、一種無形資產,但根據我國現行的法律法規和相關的國際公約的規定,商標和域名卻有著本質上的區別。對商標和域名的含義和性質的正確認識,是分析兩者存在沖突的前提。

商標,國際保護工業產權協會(AIPPI)柏林大會定義其性質為“用于區別個人或集體所提供的商品及服務的標記”;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在《商標示范法》中定義為“一個企業的產品或服務,與另一個企業的產品或服務相區別的標記”;《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八條定義為“任何能夠將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商品與他人的商品區別開的可視性標志,包括文字、圖形、字母、數字、三維標志和顏色組合,以及上述要素的組合”。此外,在《保護工業產權巴黎公約》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公約》等國際公約中,都明確指出商標屬知識產權范疇,商標權更是工業產權的重要組成部分。

域名,根據《中國互聯網絡域名管理辦法》第三條第(一)項的規定,是互聯網上識別和定位計算機的層次結構式的字符標識,與計算機的互聯網協議(IP)地址相對應。由于IP地址缺乏直觀性,不方便記憶,因此域名應運而生。可見,域名產生的初衷僅是一種互聯網的身份驗證,用于區分不同的權利人;但隨著知識產權經濟時代的到來,域名成為了企業在互聯網這個虛擬空間的“商標”,產生了商業價值。一般情況下,域名主要由英文字母、數字、句點及其他特殊符號組成;在我國,域名也可以由漢字組成,我們稱為“中文域名”——含有中文文字的域名,是符合國際標準的一種域名體系,使用上和英文域名近似,可以通過DNS解析,支持虛擬主機,電子郵件等服務。中文域名具有簡單清晰、易于記憶、便于傳播的優勢,切實解決了中文上網的難題,已成為一種新的網絡資源。為規范中文域名的注冊和使用,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先后出臺了《中文域名注冊管理辦法》、《中文域名爭議解決辦法》等部門規章。

關于域名的法律性質,在現行的國際公約中,它并未被列入知識產權的范疇;域名權能否成為一種權利,可否被視為一種知識產權,目前在學界中仍存爭議。有的學者主張,域名是互聯網的地址,不是知識產權,而是一種獨立的權利(僅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或者沒有權利;有的學者認為,可以將域名作為一種名稱權來對待,或將域名作為一種服務商標,視為商標在互聯網領域這種服務項目上使用的延伸保護;還有學者認為,域名在其所有人的經營下已具有了價值,能產生一定的經濟效益,而域名本身也凝聚著所有人在相關產品或服務中包含的智力成果,所以域名是一種事實存在的知識產權。在我國的司法實踐中,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域名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出臺,將域名明確定位為民事權利的一種,這有利于對域名實施更全面的法律保護。筆者以為,域名是網絡的識別符號,與商標的功能有相似之處,它既可識別來自不同經營者的互聯網經營活動,又可提升經營者在互聯網經營活動中的知名度,成為經營者的一個“名片”,從而產生了一定的經濟價值。因此,在肯定域名權是一種民事權利的基礎上,可以視其為地域空間上未經合法權利人的許可、在非法基礎上產生所謂的“在后權”的行為導致的,即從表象上看是具有法律依據,但其本質上是侵權行為,不具合法性及正當性的權利,這種權利沖突的主要表現是“惡意搶注”。這種虛假的“在后權”,其實并不能與合法的在先權發生真正的沖突,現行的法律法規也對這種沖突作出了明確的協調解決機制。

而所謂“實質性沖突”,是在合法基礎上獲得“在后權”,與已得到法律許可的“在先權”的抵觸或者針對同一知識產權客體同時由不同主體獲得不同的權利而產生的沖突,是兩種合法性、正當性權利之間的沖突,其常見的表現是域名權與注冊商標在先權的沖突、商標權與域名在先權的沖突,以及不同類別、不同地域的商標權與域名權的沖突。下面,筆者通過引用具體的案例,試列舉商標權與域名權沖突的主要表現形式。

(一)惡意搶注

所謂惡意搶注,主要是指以獲利等為目的、用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在該領域或相關領域中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域名或商號等權利的行為。這種行為多發生在以“先申請先注冊”為原則、能帶來一定經濟或精神利益的權利領域,故通常表現為惡意搶注域名、惡意搶注商標等行為。這里,筆者重點列舉以下兩種惡意搶注行為。

1、以獲取不正當利益為目的,將他人的注冊商標作為域名注冊的行為。這是最常見的惡意搶注行為。通常有兩種情況:一是只搶注域名不使用,希望通過域名轉讓牟利。惡意搶注域名的一方在搶注域名后,并沒有對域名進行實質性的使用,而搶注的直接目的就是為了以高價向商標注冊人銷售域名。二是利用惡意搶注的域名從事不正當競爭活動。即,企業利用同行業中知名商標為標識搶注域名后,在網上從事同類的經營活動,使消費者誤認為其產品與知名商標的產品有關聯而誤購,這實質是一種“傍名牌”、“搭便車”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如,2006年11月,廣東漢洋麗聲音響有限公司向湖北省孝感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訴胡某惡意搶注“www. cav cn.cn”域名,并通過網站經營“家用小電器”產品,使得瀏覽者誤以為該網站為漢洋公司或其關聯企業的網站。漢洋公司認為胡某的域名搶注行為侵犯了“CAV”馳名商標的專用權,其銷售行為屬不正當競爭行為。最后,該法院認為域名www.cav cn.cn”與漢洋公司的CAV注冊商標文字部分基本相同,僅對其進行了簡單的變形處理,胡某以該域名在網上發布信息,吸引客戶,牟取利益,其行為具有明顯的商業目的,已構成了對漢洋公司商標專用權的侵犯,故判決撤銷“www.cav cn.cn”域名,胡某須賠償漢洋公司經濟損失10000元。

2、以獲取不正當利益為目的,將他人注冊的域名的標識性部分作為商標注冊的行為。隨著互聯網的飛速發展,越來越多公司是依賴互聯網開展經營活動,域名成為這些公司的主要標識,但由于這些網絡公司并不擁有有形的商品或傳統的服務項目,故多數公司未將其域名進行商標注冊或只限于個別類別注冊,這就為惡意搶注商標提供了機會。像GOOGLE、百度、網易、新浪、騰訊QQ等知名網站,其域名已經擁有較高的知名度;但商標注冊方面,僅在中國大陸,在不同類別上被搶注的現象已非常普遍。如,在我國已注冊的“QQ”商標達200多個,其中由其域名持有人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注冊的僅為117個,即約有90個“QQ”商標權是歸屬于其他公司或個人。又如,世界知名的互聯網搜索服務商科高公司在我國僅注冊了3個“GOOGLE”商標,但在其他類別上,卻由其他公司和個人注冊了11個“GOOGLE”商標。

(二)域名權與商標在先權的沖突

在分析“惡意搶注”的同時,我們需要指出,“搶先注冊”不等同于“惡意搶注”,根據域名注冊“申請在先”的原則,搶先注冊是域名注冊的合法手段。但在很多情況下,域名的標識性部分會與不同類別、不同地域的注冊商標“巧合”地相同,這就造成域名權與注冊在先的商標權沖突。如,“cmz.com”是李先生于1999年1月31日注冊的域名,計劃建立個人網站。不料,注冊7年后竟然收到遠自西班牙CMZ公司的投訴,稱“CMZ”是該公司的注冊商標,已使用多年,擁有較高的知名度,理應對該域名擁有正當權利。但當我們看到“CMZ”字母的時候,誰會知道是個來自西班牙機械領域的知名商標昵?就如域名注冊人李先生所說的:“注冊時,我根本就不知道西班牙有這樣一個商標,難道我在注冊域名之前還要把全世界的商標查詢一遍嗎”?雖然“CMZ”注冊商標在西班牙的歷史悠久,但在中國的知名度是非常有限的,李先生對“cmz.com”域名的注冊行為,只能視為“搶先注冊”,而難有足夠證據證明是“惡意搶注”。然而,COM域名仲裁機構最終還是將該域名的所有權判給了西班牙公司。對該案例中仲裁機構的判決,很多人認為不公平,對域名權與商標權孰重孰輕表示質疑,對如何判定兩種權利的“在先性”表示疑惑。這也引發了我們對如何解決域名權與商標在先權間沖突的思考。

(三)商標權與域名在先權的沖突

這種沖突主要表現為域名所有人注冊域名后,商標注冊人才以域名的標識部分作為商標申請注冊并取得了商標權,此時,商標權可能會與域名在先權產生沖突。如,曾一度成為新聞熱點的騰訊QQ與奇瑞QQ商標爭議案就是一個典型案例。

(四)不同類別、不同地域的商標權與域名權的沖突

在一般情況下,商標權以核準注冊的商標和核定使用的商品為限,商標權利人不能排斥其他人在不同類別上使用相同或近似的商標。但在互聯網中,域名的唯一性,就可能導致多個商標權利人為同一域名的歸屬權發生爭議,在中文域名中這種爭議尤為突出。如,“長城”商標在汽車、紅酒、墨水等不同商品上都已注冊,那么“長城”中文域名應當歸屬何家?僅僅遵循域名“申請在先”的原則來處理這種沖突是否合理?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四、商標權與域名權產生沖突的主要原因

從上述的案例可見,商標權與域名權沖突的表現形式是多樣的、復雜的。在分析兩者產生沖突的原因時,我們必須抓住兩種權利的本質特征,結合現行的法律體系,才能全面、客觀地掌握沖突的主要原因。

(一)域名的唯一性與商標的多元性,是商標權與域名權產生沖突的內在原因。從兩種權利的不同點可見,域名權的排他性明顯強于商標權。在同一域名后綴范圍內,域名是絕對唯一的,一個域名不可能由多個所有人同時擁有。但商標注冊的類別性和地域性決定了商標的多元性,即:在不同類別的商品(服務)上可能存在相同的商標,在不同國家(地區)中更可能存在相同商品的相同商標。商標權和域名權是兩種獨立的權利,任一商標權利人均不可將商標權延伸至互聯網的空間范圍,而域名所有人也難以憑其域名權對抗他人的商標專用權,這樣就可能造成不同商標權利人對同一域名的爭奪,或其他人對域名“搶先注冊”。

(二)域名和商標注冊制度的不完善是權利沖突的誘因。按目前的國際慣例,域名注冊制度是遵循“先申請先注冊”的形式審查原則,這與商標的注冊原則有著根本的區別。如,在我國,域名注冊機構僅對域名申請材料的真實性和域名的合法性——是否違反《中國互聯網域名管理辦法》第二十七條的規定進行形式審查,而不會對域名是否侵犯他人的注冊商標、企業名稱等在先權的情況進行實質審查,間接地將這種潛在權利沖突后置于仲裁或司法救濟來解決。而商標注冊制度,則須經受理、初審公告、注冊公告等實質性審查的程序,但一般情況下不會對相關的在先權進行審查,整個注冊程序至少要歷時兩年。可見,目前的域名注冊與商標注冊制度是兩種極端——域名注冊的形式審查制度,雖然可適應網絡化的發展、節約注冊的時間和成本,但由于未經實質審查而難以預防域名權和商標權沖突的發生,為“惡意搶注”提供便利條件;商標注冊的實質審查制度,僅限于對是否與在先的商標權構成沖突進行審查,且審查時間過長,不利于權利人對商標或域名的及時保護,與飛速發展的信息經濟時代不相適應。域名、商標注冊制度上的漏洞,成為兩種權利沖突發生的誘因。

(三)域名權法律性質的模糊性。對于域名權的法律性質,學界至今未有明確的定性。按照《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公約》第2條第8款對知識產權內容的規定,域名權不屬于一種知識產權;而在我國現行的法律法規中,也沒有對域名權的性質作出明確的規定,僅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域名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將域名權視為一種民事權利。域名權法律性質的模糊性,對研究域名與相關知識產權的關系、域名權與商標權的沖突,以及對域名權的法律保護等問題上帶來了阻礙,也不利于各國對域名權進行立法保護。

(四)法律體系的不完善。域名是互聯網的產物,具有國際性,這決定了域名權法律保護的特殊性,對此,世界各國都在不斷的探索中。互聯網名稱與數字地址分配機構(ICANN)作為管理通用頂級域名的國際機構,于1999年lO月24日制定了《統一域名爭端解決政策》(UDRP)及其執行細則,以作為解決網絡域名與商標爭議及域名搶注糾紛的規則,雖然這只是一份行業規則性的文件,但也為各國進行域名權保護提供了指引。在我國,對域名權的法律保護仍處于一個起步階段,雖然在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域名民事糾紛案件使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04年12月20日施行的《中國互聯網域名管理辦法》以及2006年3月17日施行的《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域名爭議解決辦法》等法規中,對域名權利沖突的解決機制作出了規定,但仍未出臺有關域名的法律,或建立較完善的解決域名與相關權利沖突的法律體系。而且,在現行的法律法規中,主要是解決“惡意搶注”的權利沖突問題,對在先權等實質性的權利沖突問題仍未作出明確的規定,更無法形成有效的預防機制。飛速發展的網絡經濟,越來越復雜的權利沖突,與滯后的法律法規形成了顯著的矛盾。法律體系的不健全,已成為域名權與商標權沖突產生和增加的原因之一。

五、解決商標權與域名權沖突的幾點建議

對于權利沖突的救濟,法律上通常采取事前預防和事后補救的方式。筆者認為,對于商標權與域名權沖突的協調解決,事前預防的方法可以著重于完善兩者的注冊制度、明確域名權的內容以及健全目前的法律體系;而事后補救的方式則可通過完善權利沖突的仲裁和訴訟機制來實現。由于文章篇幅所限,筆者重點結合我國的實際情況,淺談預防和解決商標權與域名權沖突的幾點建議。

(一)明確域名注冊審查標準,完善域名注冊制度。在現行的形式審查域名注冊制度下,對域名注冊申請的“禁用性”條款僅限于《中國互聯網絡域名管理辦法》第二十七條的規定,即:任何組織或個人注冊和使用的域名不得含有反對憲法所確定的基本原則、侮辱或者誹謗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等內容。其中,“不得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規定顯然過于抽象,并未對他人在先權進行實質性的保護。筆者認為,在核準域名注冊時,可以借鑒商標注冊中制定《商標審查標準》,以及規定“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的做法,制定禁止使用他人的“馳名商標”作為域名申請注冊、損害他人在先權利等審查標準,并建立聯網檢索制度、域名異議制度、域名公告制度。其中,建立“域名異議制度”,可以使相關權利人在域名權產生前對該域名是否侵犯其權利提出異議,提供了一個以在先權與域名權相抗衡的機會,從而在源頭上避免權利沖突的發生。

(二)提高商標注冊審查效率,縮短商標注冊時間。目前,我國統一由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負責全國商標注冊工作。隨著社會公眾商標意識的增強,我國商標申請量的飛速增長,商標審查人員的力量已顯不足。據統計,2000年,一件商標注冊所需時間為一年半左右;至2007年,商標注冊一般需歷時兩年到兩年半,如果進入異議程序,則至少需要三至五年時間。面對漫長的注冊時間,令不少企業選擇使用未注冊商標,或在申請商標注冊的同時開始使用商標,這對商標權的保護極為不利,可能使權利人由于不享有商標專用權而無法抗衡他人的惡意搶注域名行為。因此,筆者建議商標局考慮增加商標審查人員的力量,提高商標審查的效率,從而縮短商標注冊的時間,切實維護商標注冊人的權益。

(三)考慮建立知識產權領域內的注冊聯網查詢制度。在我國,商標、域名、企業名稱、專利等權利的確權機關是相對獨立的,由不同的國家行政管理部門或其他機構執行,相互間未建立全國范圍的統一檢索系統,這使注冊主管部門難以在核準上述權利注冊時全面、客觀地掌握其他在先權利的狀態,使“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的規定難以實現。筆者認為,建立知識產權領域中的注冊聯網查詢系統,并面向社會公眾提供網上檢索查詢服務,要求權利人在申請注冊其權利前,有義務對相關的在先權利進行了解;同時,注冊主管部門也可以通過聯網查詢,掌握需要保護的在先權利,如在核準域名注冊時,可以通過聯網查詢系統檢索域名是否與他人的馳名商標相同,從而盡量避免權利間的沖突問題。

(四)廢除域名的終身制和轉讓制。域名與商標一樣,都是有限的資源,這也是其具有商業價值、成為公眾搶注目標的內在原因。但域名一經注冊成功,除非是違反了《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域名爭議解決辦法》第八條的規定或所有人主動注銷,否則域名將一直有效,這將導致域名的囤積現象。筆者認為,可以借鑒商標管理中“對連續三年停止使用的注冊商標予以撤銷”的做法,對連續三年不使用的域名,注冊商有權予以撤銷。此外,域名是一種網絡標記,就如企業名稱一樣,企業可以使用、變更企業名稱,但不能轉讓自己的企業名稱;同樣,域名所有人不應具有域名的轉讓權,以避免惡意搶注域名或囤積域名的行為。

(五)在解決實質性權利沖突上,要遵循效益優先、兼顧公平的原則。在某些商標權與域名權的沖突中,權利雙方均不具有“惡意”,那么應當遵循“保護在先權”原則,還是在各自的領域內享有合法權益呢?筆者認為,兩種合法產生的權利無論產生先后,均應受到法律的平等保護,應當以效益最大化與公平原則進行合理配置,因個案而定。爭議解決機構或法院應當就個案的具體情況,分析沖突發生的根本原因、情況和程度,遵循權利的平等保護原則,避免在先權的濫用,以在權利沖突中尋求雙方利益的相對平衡點作為協調解決方案。

(六)謹慎認定馳名商標,防止權利濫用。我國對馳名商標采取擴大保護的原則,在商標領域上,實行跨類別保護,并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域名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五條的規定,將馳名商標的保護延伸至互聯網領域。司法解釋賦予了人民法院在審理域名糾紛案件中認定涉案注冊商標是否馳名的權力,但法院在對商標權給予“特殊保護”時,應當按照《商標法》第十三、十四條的規定,要充分考慮商標的知名度,謹慎認定。認定“馳名商標”是解決商標權與域名權沖突的有效途徑,但也要防止“馳名商標”權利濫用。

六、結語

商標是傳統的商業標記,域名是互聯網時代的網絡標記。隨著互聯網對現代生活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商標與域名產生了緊密的聯系。商標權與域名權的沖突,是兩種權利在特征上的相似,及現行法律法規的不完善而造成的必然結果。由于筆者的學識有限,本文僅為淺談商標權與域名權沖突的表現形式和主要原因,并對解決兩者沖突提出幾點意見,希望本文的研究能引起更多的人關注和探索商標權與域名權的沖突問題,從制度上解決這種權利沖突。

來源:中華商標


 
 
河北时时彩11选五